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岁月静好

既然无处可逃,不如安然以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心之痛  

2015-05-09 17:06:11|  分类: 安然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心之痛

 

那一年我八岁,二妹六岁,三妹三岁,弟弟还没有出生。三十二岁的母亲白天去生产队上工,一天赚八分工。晚上在灯下给我们做布鞋,缝补衣服。

腊月二十六早上,母亲说要进城给我们买做新衣服的花布,她接过父亲从柜子里取出的三十元钱,装进兜里。父亲叮嘱她,有好看的布,你也扯一块穿,辛苦一年了。

我带着妹妹们在院子里玩耍,一会儿小妹不听话了,我就说,等一会儿娘买回花布不给你做新衣服,小妹就马上不哭不闹了。这一天,我们姐妹三个都在美好的期待中,盼望母亲早点回来。

家离县城不是太远,来回十里地。母亲每次都是步行,到了中午肯定能返回。可是这一天,我领着妹妹在村口张望,望了一次又一次,过来一妇女不是,再过来一个也不是。等到日落西山,天快黑了,母亲才进入我们的视线。我们风一般的跑向她,迎接她。可是她却两手空空,眼神落寞。我们喊她问她,她也不答应,匆匆的拉我们回家。

父亲正在锅台前给我们煮饭。看见母亲这样,忙问怎么啦。母亲一直呆呆的坐在炕沿上,一句话也不说。父亲急了,问,没有给娃们扯花布?这一问,母亲就用手打自己的脸,一边打一边说,我真没用!你给我的三十元钱,在兜里装的好好的,可是我给娃们看好花布掏钱时,钱没了!老天爷啊!不知道那个挨千刀的小偷把我的钱偷了。

一家人一下子呆住了,谁也没有说一句话。呆了好一会儿,父亲说,吃饭吧!

这一顿饭吃的特别漫长,就连平时爱哭爱闹的三妹也很乖的端着碗,一双惊恐的小眼睛,悄悄的看着母亲。

晚上一家人睡一大炕上。我和二妹在炕头睡,母亲始终不说一句话,默默地给三妹脱衣服。父亲说,你也别老是惦记这事,丢了就丢了吧,就当我歇着没干活。家里还有二十多元,你明天再去城里买点花布,要不娃们过年也没新衣服。

那一年父亲给别人做木工,一天赚两元,交生产队一块五,自己剩五毛钱贴补家用。

躺下后,我怎么也睡不着,我从心里恨死那个可恶的小偷。一会儿,传来父亲的鼾声,又呆了一会儿,我听到母亲很压抑的哭泣声。

第二天,母亲早早起来给我们做饭。吃完饭她在自己的棉袄上缝了一个内兜,装上父亲递给我她的二十元钱,又进城了……

时光很快。等我和妹妹二十岁第一次出门,母亲又特意给我们缝了内兜,把钱装进去,然后再把口缝好。

如今母亲年已七十,每次我去进货,她都要叮嘱我,把钱装好,防止小偷。

很多年过去了,一直记得那晚,母亲在灯下给我们缝制衣服,一针一线,全是母爱!而那一年,母亲所承受的痛和忧伤,却是女儿永远的心疼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2)| 评论(7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