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岁月静好

既然无处可逃,不如安然以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家  

2014-11-02 10:22:27|  分类: 安然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昨晚婆婆打电话问,最近你们回来不?我赶紧问她,娘有事吗?她说,我从地里收了好多萝卜,想晒萝卜干,你们要是回来帮我把萝卜递到房上。

婆婆今年六十八岁,一个人在乡下住,自从去年公公去世后,我们弟兄几个商量,不让她一个在老家,跟我们住。可是婆婆不愿意,说,我在老家种地种菜,养几只鸡,过得舒展自在。后来我们细想,就随了她,但是别累坏了,地,尽量少种,可她还是种了不少。

下午商场关门后,我们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。

深秋的黄昏,有点凄凉的感觉,路边的树木光秃秃的在风中摇摆。偶尔有几棵杨树,叶子早已褪色,黄色的树叶点缀着苍茫的原野。

一进大门,就看见院子里中间堆着像小山一样的白萝卜,一个个长的特别好。

说话间,老公就‘蹬蹬’地从梯子上上了房,我给他扔上去一根绳子,上面带一个钩子,正好勾住篮子。我问娘,这么多萝卜你是怎么从地里弄回来的,她说我拔出来后,找了一个三轮车拉回来的。

我看着这堆萝卜,不免心疼娘的劳累:今天刮着大风,天气又冷,水又凉,你还把每个萝卜洗这么干净。娘说,我每天干活,习惯了。

我一边往篮子里装萝卜,一边数着,一共十篮子萝卜。娘说:你挑出点长的顺眼的拿去吃,冬天吃萝卜好。

婆婆正在门台上的大锅里烧火烙饼,小锅里的火刚刚熄灭,是一锅杂烩菜,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锅,刚煮好了一锅红豆饭。

哦,好久不吃这样的饭了!

热气腾腾的红豆玉米渗饭,放着红薯和北瓜,铁锅里熬,不要太稠,不要太粘,米是米,豆是豆。

大铁锅的烙饼,用软柴烧火,火不要太旺。放少许的油,还要在锅里甩一甩,真正的外焦里嫩,真正的松松软软。

小锅里的杂烩菜,里面放着腌腊肉、烧豆腐、海带、萝卜条、白菜、粉条。一揭锅盖 扑鼻的香气,朴素而又美味的菜肴。 

最后是腌制的四个小菜,芹菜和绿辣椒,切得碎碎的。萝卜丝和葱白一起,那葱白也是切得碎碎的。还有一个是腌豆腐,是娘自己做的老豆腐,切成小块,就放点盐,独有的味道,是越嚼越香。最后一个是腌鸡蛋,家里养的鸡,那蛋黄的颜色鲜黄自然,流着金灿灿的油。这腌制的几个小菜搭配那个红豆饭是我的最爱,吃起来清新不厌,还有淡淡的回味。

   吃饭以前,娘先把菜摆好,然后每人凉上一碗饭,筷子放好在碗上面。等我们落座,大概吃了一半,娘才坐下来,一边吃,一边说快吃那个,一会儿又说快吃这个,很怕我们吃不饱的样子。知道我不吃肥肉,看见一个肉丝,赶紧夹起放我碗里。我说,娘,你别管我们了,你也吃,你累一天了。娘说,我没事,我在家呢。 

等吃完饭,娘就开始给我们装东西,装了一尼龙袋子萝卜和北瓜,还有一袋子绿辣椒、西红柿,最后还有一大袋子油菜,我说装这么多油菜啊?她说,知道你们爱吃油菜,我今年种了一大畦,没有施化肥,没有撒农药,长的绿油油的。等过几天吃完了,回来再拔。忙完这些,娘又回到屋里,把桌上剩下的烙饼装上,让我们带走。

家没在路边住,娘执意送我们出去。娘在前面走,怀里抱着一个长长的大北瓜,一步又一步,老公跟在后面,肩上扛着一大袋子,我一手提着一个袋子,儿子一手里提着那袋子烙饼,一手提着一只不下蛋的母鸡,是娘特意给我熬鸡汤的。月光如水,我们像将要出发的队伍,行进在山沟小路。我和老公开玩笑说,每次回来出发时,我感觉我们像日本鬼子进村扫荡一样,手里或多或少,都拿着东西。

孩子和老公已经上车,我说,娘你回吧,我们走了。儿子在车里也喊道,奶奶,我们走了。娘说,奥,你们慢点,我没事,我在家呢。

回望秋凉的巷口,只有娘孤独的身影。这个村落,这个老家院,有娘在,家就在。有娘在,可以看见房上的炊烟、窗口的灯光……

 

 

娘在,家在! - 安然 - 岁月静好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